当前位置:首页 >

鹳雀楼的高度
                                                                                                       杨峻
        地处晋南的永济是个好地方。北倚壁立千仞的中条山,面对莽莽苍苍的晋南原野;黄河似乎也特别中意永济,河床宽广,河流从容,与上游峡谷的飞流湍急和下游悬河的危机四伏形成鲜明对照。就在古城临河的洲渚一块开阔的高地之上,鹳雀楼拔地而起,巍然高耸,充盈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声律启蒙》中有“楼对阁,户对窗,巨海对长江”一说,如果用在鹳雀楼这个地方,毫无疑问,则是“大河对高楼”。黄河是天下最气势磅礴的大河,与之对应的,也必然是天下最雄伟壮观的高楼发了。鹳雀楼没有辜负这名声,自她兴建之日起,便以“观雄天下”著称于世。
        鹳雀楼始建于北周,原本是当时军事要塞古蒲州城西门外用来观察敌情的一座高高的了望楼,黄河河滩上有一种以鱼蚧为饵,喜欢把巢建在高树之上,名曰鹳雀的鸟,见此楼更高,更安全,便成群结队栖息其上,“鹳雀楼”由此得名。
        古代的鹳雀楼,建筑形制具有我国北方高层木楼的明显特征。三层四檐,平面呈方形,重檐十字歇山顶,矗立在一个高石砌台基上,四周设宽敞的月台。楼身为木构楼阁式,二、三层周设钩栏,人可凭栏远眺。据史料记载,鹳雀楼兴建,虽为军事的需要,但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秀美的山河风光和精致的建筑格调,因而楼成之日,便成为河中第一胜境。但是,同中国许多名胜古迹一样,鹳雀楼也逃脱不啊被毁灭的命运。大约在金元战争时期,鹳雀楼一夜之间成为一堆废墟,之后风光不继,仅成为一个历史名称。今天的鹳雀楼,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易址重建,为仿唐高台楼阁。比起原楼,高台更高,楼体更大,雄伟挺拔,直耸云天,堪称中华第一楼。
        自古以来,登高抒怀就是文人迁客的最大爱好。如果当时环境再宽松点,生活再小康些,就更能拨动诗人的雅兴,触发他们的灵感。隋唐以来,国家的一统、经济的浸润,催生了文化的繁荣,统治阶级休养生息、兼容并蓄的执政理念激发了人们的创造力。文学园地,可谓繁花似锦,争奇斗艳,尤其是诗歌,更臻一时巅峰。无论是进取激烈;无论是胡笳羌笛,铁马金戈,还是丝竹管弦,燕语莺声……许多诗名都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譬如永济人王维为朋友元二出使安西写的赠别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表表柳色新。劝君更新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以其意境清丽,余音袅袅,被称为古往今来送别诗的典范。王维也因此成为唐代山水田园诗派当之无愧的领袖。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单永济一地,就有柳宗元、吕温、卢纶、杨巨源、司空图等诗赋大家,古蒲州也因此有了诗国的美称。
        当然,诗歌的创作,除了本土作家外,少不了那些贬官和游客的努力。最为著名者,莫过于王之涣的《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廖廖二十个字,可谓尺幅千里,气吞山河,给人以无尽的美感和遐想;更为难得的是,这首诗看似写景状物,实则抒情言志,蕴含着积极进取的精神和高瞻远瞩的胸襟,在一大堆低吟浅叹的唐诗中显得卓尔不群,技高一筹。有诗家认为,如果用哲理学来分析,这首诗前两名概括了自然发展规律,后两名概括了社会发展规律。一首短诗竟能囊括世界上两大发展规律,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唱!
        《登鹳雀楼》问世之后,鹳雀楼更是声名远播,四方文人趋之若鹜,竞相唱和,鹳雀楼几乎成了当时唐朝大诗人的赛诗台。因此有人说,鹳雀楼代表了唐诗的高度。但是,从鹳雀楼的兴衰演变来看,她又何尝不是那曾盛极一时的李唐王朝的真实写照。